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足球 > 其他新闻 > 正文

北京足协回应周宁对百队杯质疑:有误解希望面对面沟通

互联网 2019-09-07 17:56

  在百队杯五人制决赛后,前北京国安队队长周宁和知名足球评论人董路在社交媒体上先后对赛事主办方之一的北京市足协表达不满,引发外界关注。

  第36届百队杯日前在北京落下帷幕,一千多支球队的参赛规模创下了这项青少年足球赛事19年以来的新高。但在五人制决赛后,前北京国安队队长周宁和知名足球评论人董路在社交媒体上先后对赛事主办方之一的北京市足协表达不满,引发外界关注。在今天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周宁还原了当时情景,北京市足协党支部书记、专职副主席汪江涛则代表市足协做出了“吸取批评,努力改进”的回应。

北京足协回应周宁对百队杯质疑:有误解希望面对面沟通

  百队杯五人制比赛现场。图/北京市足协微博

  周宁炮轰,本意为青少年赛事发声

  在本届百队杯上,周宁所率领的亦庄山峰小将队以4个失球、89个进球的绝对优势斩获U8组的五人制冠军。身为校园足球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的周宁从去年开始投身青训,之前他所侧重的是为3至6岁的孩子进行身体素质训练。山峰小将组队后,前国安队长制定了细致的训练方法,攻防两端均进行了专门的战术演练,在百队杯脱颖而出后,有不少家长都要为自己的孩子报名入队。

北京足协回应周宁对百队杯质疑:有误解希望面对面沟通

  参加百队杯五人制比赛的孩子们。图/北京市足协微博

  球队的表现和成绩不错,但赛后的颁奖仪式令周宁感到不满,他表示:“五人制的颁奖上,北京市足协的主席和两名副主席都没有出席,我们在网上提出意见后,八人制的颁奖仪式就来了很多名人,这是不是区别对待?”颁奖仪式只是一个爆发点,周宁透露:“我们有一个视频团队,希望能拍摄孩子们的比赛,在网上进行直播。但市足协不让我们的视频团队进入场地,最后我们只能在铁丝网外拍摄比赛。董路的直播账号有数量非常可观的粉丝,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前7场比赛观看直播的人次也达到了一千多万。这本来是多好的宣传北京市青少年足球的途径,但结果弄得就很不专业。”

  在赛事进行过程中,周宁也指出市足协“该较真的地方不较真,反而在不该较真的地方较真”。“按照赛事规定,孩子们必须穿短钉鞋,但是有一天下雨,我就让孩子们穿了防水的球鞋。裁判就说违反了赛事要求,但当时那么大的雨,短钉鞋在场上能站得住吗?而且小孩子的比赛,裁判对界外球投掷的要求特别严,时间都浪费在捡球、重发上了,倒是出现踩踏犯规的时候,裁判不吹了,说孩子不是有意的。不管是不是有意的,脚往下踩的动作是球员应该做的吗?这种时候不吹,很容易就形成习惯,中国足球吃这种亏还少吗?”

北京足协回应周宁对百队杯质疑:有误解希望面对面沟通

  孩子们参加百队杯足球比赛。北京市足协微博

  外界用“炮轰”来形容周宁和董路的这次发声,周宁也表达了类似的担忧:“我们不是北京市足协的会员单位,和参赛的会员单位比起来,我们感觉受到了区别对待。我为北京足球付出了两条腿,如果我带的球队都会受到这种待遇,那么未来其他人想投身青训,参加北京市足协举办的赛事,不是得更受欺负?”

  市足协回应,有误解希望面对面沟通

  周宁与董路在社交媒体上发声后,北京市足协并未在第一时间予以回应。市足协主席杨海滨当时只在朋友圈写了一段话:“如果错了,就用脚踏实地的改革去寻找正确的方向,一针见血的批评就是一服苦口的良药,会让我们更清醒地面对现实。”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市足协专职副主席汪江涛对周宁提出的几点质疑进行了说明。

北京足协回应周宁对百队杯质疑:有误解希望面对面沟通

  百队杯五人制比赛的颁奖仪式。图/北京市足协微博

  北京市足协在2017年进行了“管办分离”的改革,市足协目前的模式就是“自己挣钱自己花”。汪江涛透露:“资金这一块确实是一个问题,百队杯一共有五家主办单位,除了北京市足协外,还有北京市校园足球协会、北京晚报、北京电视台和奥体中心。今年有一千多支球队参赛,我们整个赛事的运行经费一共是170万元,涵盖了场地、裁判等各种费用。其中政府支持100万,另外70万的缺口是由市足协自行解决。而且经过我们商议,所有球队均是免费参赛。受到资金影响,我们确实在工作方面很难做到完美,这是客观的。”

标签